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#为中国通信业呐喊#。我们可以加班,我们可以摆摊,我们可以面对高指标,我们可以承受低工资。我们不能总被抹黑,我们不能做了事还被侮辱,被损害。一个垄断的标签,抹杀不了十几年我们的汗水、泪水。今天我们要为自己讲一讲道理。

整个中国舆论界,对于中国电信业一直在媒体的策动下恶意抹黑,像高晓松这样的名人,一方面极度无知,另一方面为了眼球,也不断一次次给电信业贴上垄断的标签,让一个为中国经济做出巨大贡献的行业,一个打破垄断走在全国前列的领域,备受责难。一直处于负面的舆论环境下,让行业发展极度不利。我觉得非常有必要站出来说说中国电信业是怎么打破垄断的。

垄断的最重要恶果是资源短缺

中国通信业有没有垄断,当然垄断过,在打破电信业垄断之前,这个行业就是一个垄断的体系。邮电部是一个政企不分的机构,它既是政府,也是电信运营商,也是电信设备制造商,也是销售商。这样的一个机构,完全垄断了所有的电信资源,生产、采购、服务、销售还有管理都是由它来做。这种情况下,加上当时我国还处于经济发展较慢的背景下,中国电信资源极度短缺,通信产品不但价格高,价格高你也买不到。大哥大出现,一部手机20000元,相当于一个普通人两年工资,关键不是贵,你要买还得找关系。

说到垄断造成的资源短缺,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,邮电部办公厅,当时专门有是一个处是负责为领导人安电话的。一个外交部的司长,因为国家重大外事活动,需要保持联系,由外交部发一个公函,到邮电部,请邮电部协助给此人家中安一部电话。邮电部发公函到北京市电信局,北京市发到西城区,再往下发。这个司长终于接到通知,可以在家里等,邮电局人来安装电话。果然邮电局人如约上门,安了电话,然后走了。这司长一打电话,发现这电话不通。他才想起来,自己不懂事,又联系邮电局,请他们再来,第二天,准备了两条烟,师傅上门,一人一条,马上这个电话就通了。

垄断是不是令人痛恨?就是令人痛恨。痛恨垄断的,不仅是普通老百姓,总理一样痛恨,还常束手无策,要改革开放,加强深圳的特区建设,一大难题,就是通信,这个问题解决不了。一些地方的特区,外商来了,要谈个事,打个国际长途,要跑几个小时,到别的城市才能要通。这种情况,怎么能让经济发展起来?所以打破垄断,促进竞争,是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通信业面对第一大问题。也是近十几年来,中国通信业改革最最基本的思路。

打破垄断第一波:联通破冰

当时朱镕基总理希望能尽快提升电信建设速度,必须通过打破垄断,促进竞争才能解决问题。怎么办,那个时候对邮电部动手,时机还不够成熟。因此,在朱镕基总理的推动下,中国政府最高层希望通过成立新的运营商来形成竞争和冲击。

1994年7月19日,电子部、电力部、铁道部三部发起,以及10个部委共同出资,成立了一家新的电信运营商:中国联通。中国联通是13个部委出资金,国家经贸委的人马为基础,在全国各个部委调集人才组建的一家新电信运营商,中国联通并不受邮电部领导,而是由国家经贸委领导。一开始国务院就对中国联通给予特殊政策和巨大支持。公司成立之初,当时中国所有领导人都为中国联通题词,在态度上表明对中国联通的支持。而当时中国联通要想开展的业务,政府是一路绿灯,在很短时间内,中国联通拥有了所有电信业务的牌照,可以经营所有的电信业务,这是以后中国移动、中国网通、中国电信等运营商都不具备的。

在评估了形势之后,中国联通深知要在固网上切入,资金要求高,市场压力大,决定把移动通信作为自己的主要市场,很快宣布在中国30个省会城市,建立GSM网络,率先进入2G时代。这完全打乱了邮电部的战略,邮电部在完成第一代移动通信的A网和B网建设后,是要多用几年,让这个网络充分产生经济效益,在适当的时候,才在中国部署cdma网络,但是中国联通要用GSM部署2G网络,邮电部如果等下去,就会大大落后于中国联通,最后邮电部也不得不决定,要在中国50个重点城市,建立GSM网络,这个竞争结果大大加快了中国2G网络建设速度,让中国在移动通信发展上大大提速。这就是打破垄断进行市场竞争给广大用户带来的好处。

为了保证中国联通具有市场竞争力,当时,中国的电信资费是由政府定价的,每次价格调整,都是由邮电部、发改委、物价局等部门联合发文,为了保证中国联通具有竞争力,中国联通的价格可以比邮电部的价格便宜,比如手机当时每分钟通话的定价0.40元,而中国联通的价格就可以是0.35元。因为中国联通的出现,市场上出现了一定的价格竞争,我们可以看到,此后,中国的移动通信建设高速度发展,产品价格也在大幅度下降,下降尤其快的是手机的价格。我记得1995年10月买手机12000元,一个月后这个手机就降价1100元,这个差价在当时差不多是我一个多月的工资。

中国联通是打破电信业垄断,形成市场竞争的第一步,这一步很不容易,但是效果是明显的,中国联通的成立,不是电信业自己在打破垄断,而是政府高层看到行业存在的问题,用中国联通进行了尝试。这个改革,就是政府高层在改革开放中,引进竞争的重要一步。这么些年回头看,这一步非常不易,但是,态度是坚决的,效果是明显的,也确实是给社会带来了巨大回报。

打破垄断第二波:政企分开

时间到了1998年,中国改革到了破冰之时,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和市场检验,改革的理论更加完善。而在这个时候,经过4年市场的竞争,中国联通由于体量小,初始资金量很小,也缺乏技术、管理、运营人才。中国联通的发展遇到了很大困难。

这个时候,政府打破垄断的目标,不仅是建立起市场竞争,而是要向垄断的老巢邮电部发起进攻。这就是邮电分营,政企分开。邮政因为它的业务特点与电信业有较大不同,邮政牵涉到国家主权,暂时不放开,它被从电信分开,成立国家邮政总局,管理相关事务。邮电部被撤销,将原电子部和邮电部合并成立信息产业部。信息产业部,不再是一个政企不分的机构,它只是政府,行使国家对信息产业管理的职能。以往的电信运营职能,也从邮电部剥离出,由新成立的中国电信公司担任。这样信息产业部就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管理机构,可以公平地进行产业管理,保证电信业的健康发展。

政企分开,才是真正让踢球的去踢球,当裁判的去当裁判,而不是球员自己当裁判。这在电信业打破垄断的过程中,是最为重要的一步。这一步为产业打破垄断奠定了基础,远比成立中国联通的尝试重要和彻底。

正是因为政企分开。当时面临了较大困难的中国联通,在管制上,归属了信息产业部主管,作为打破垄断的尖兵,它决不能在发展中倒下,在总理的要求下,信息产业部不但接管了中国联通,同时必须要支持联通发展起来。原邮电部的常务副部长杨贤足被派往中国联通任董事长,一批原邮电部水平高、能力强的干部被派往中国联通。王建宙、石萃明、吕建国等都进入中国联通工作,同时中国电信的大量资产被无偿的调拨给中国联通。

这样电信业的格局,就已经不再是政企不分的一个垄断机构。也不是一家强大的政企不分的机构,面对一个弱小的竞争者。而是基本形成了政府管制,两家运营商竞争,这样一个有管制有竞争的局面,而在这个过程中,政府对于市场管制是拉偏架的,基本管制的态势就是抑制中国电信,支持中国联通,还常常把电信的资产无偿的划给了中国联通,要的是促进联通发展起来,真正对中国电信构成威胁。

当然这还是打破垄断的开始,市场竞争还不够,但是已经形成基本的竞争态势

打破垄断第三波:中国移动剥离

经过了政企分开,整个电信业的管制框架基本上理顺了,信息产业部作为政府进行管理,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家运营商展开竞争,但是毕竟联通的实力太弱,短时间内要形成竞争,冲击中国电信实力还是远远不够。市场是有竞争了,但是竞争是一强一弱,小老鼠对大象,还不足以对大象形成根本威胁。改革的方向开始指向中国电信本身。

削弱中国电信,形成更多的竞争主体,这成为当时主流的声音。把中国电信的移动业务剥离出来,成立中国移动,使中国电信失去新领域的发展机会。虽然当时人们并没有看到移动发展机会,大量的电信员工并不愿意离开中国电信,但是打破垄断的决心,让改革铁腕之下被执行。当时被分到移动去,对一些电信人来说,这是一场噩梦,曾有一个政策,一个家庭,如果都在电信工作,必须有一个人要去移动。有多少人听到被分到了移动,失声痛哭。我非常清楚记得,我春节回家,母亲忧心忡忡地告诉我,她们这个部门被完全分到移动去了。觉得不得了,以后很难有好日子过了。

虽然后来移动的发展出人预料,分到移动不是灾难,但是当时面对要打破垄断,要进行改革,一方面基层员工是很难接受的,电信行业的领导也多有抵触,作为一个国企员工,他们虽然是议论,是痛哭,到了移动也想找关系回电信。但是有一点,就是他们是不折不扣地执行了国家打破垄断,进行改革的要求。而且是用努力工作,要新的企业促进发展,保障国家改革目标的实现。

这个时候,中国电信业的格局,从一个垄断政企不分的机构,成为政府管制,三家运营商进行竞争的市场格局,虽然整体格局还是中国电信大,其它两家小,但是运营主体更多,市场竞争的态势更加明显。

打破垄断第四波:新兴运营商烽起

在经历上政企分开,移动剥离之后,电信业存在较大的市场机会,也应该引入更多的竞争主体,成为整个社会的共识,一时间,多个机构希望能够切入电信市场。加入到中国电信运营探索过程中,一些有背景与实力的机构首先开展了最初的探索。

首先加入电信运营市场的是吉通,原来国家三金工程留下的班底,在全国积累了一些网点,也形成了一定的资金实力。

2000年左右成立的中国卫通也入竞争行列。

一个更新的生力军是中国网通,也是我们俗称的小网通,在中科院、上海市政府等机构的参与下,把宽带建设作为一个大的发展方向,采用了先进的管理模式,从海外聘请了大量人才,希望能够建设在技术上更为先进的宽带网络。小网通不但具有一定的资金实力和政府背景,同时也是要抢占一个全新的技术制高点,理念很新,声势很大,非常有冲击力,应该说,在这些进入电信市场的企业中,小网通是最有特点,也是最有实力,同时在技术上有一定制高点的企业。

还有中国铁通的成立,众多专网企业开始希望在电信市场获得机会。除了铁路,交通、能源、石油、教育、公安、广电等众多的专业通信网络,都是拥有一定的通信资源,这些资源能不能进入公共同电信市场展开竞争,中国铁通做了最先的尝试,拿到了公共网络的牌照,铁通本来就有一定的通信资源,把这些资源开放出来,为社会服务。一时间,铁通成为专网的一面旗帜,也有多家专网希望追赶中国铁通,也去申请电信运营牌照,加入到电信市场里。这个阶段,出现了中国电信运营商烽起的局面,如果这些企业运营商的好,电信市场出现几家甚至十几家运营商并不是问题,而这个时候政府的态度也是比较开放的。

经过新兴运营商烽起,中国电信市场在信息产业部的管制下,已经拥有了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、中国移动、中国网通、中国铁通、吉通、中国卫通数家电信运营商,基本形成一个竞争态势。在这种格局下,几大运营商马上进入全面竞争状态,采用各种手段压制对方,以取得市场主导地位。竞争手段也是多方面,互联互通,市场宣传,价格竞争也是重要竞争手段。2000年之后,中国电信服务的价格一直不断下降,从原来的统一定价,到价格被逐渐打破,各种套餐出现,在广东首先爆发了价格大战与宣传大战,初装费被取消,入网费被取消。 这些年过去,平均资费逐年下降。

残酷的市场竞争之后,打破垄断和市场竞争显露出一个新的问题,就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缺少实力的小运营商,其实根本无法在市场中生存,最后这些企业也无法真正形成冲击力,对促进市场发展有正面意义。激烈竞争的结果,就是小企业被挤垮。

电信改革的调整:拆分中国电信

经过几年的激烈市场竞争,很快几家电信运营商开始支撑不下去了,首先是中国网通面临巨大亏损,如果继续下去,几百亿的亏损,各个股东单位无力支撑,如果破产,不但是打破垄断的电信改革是巨大冲击,同时大量的国有资产也会打了水漂。

这个过程中,中国电信的实力还是过于强大,几家企业难以与之形成较为平等的市场竞争态势,一方面是为了拯救网通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再次促进市场的相对均衡,拆分中国电信被提上议事日程,这一轮的电信改革,是把中国电信拆分成中国电信,由原中国电信南方21个省来构成。在北方成立中国网通公司,由原中国电信北方十省和原中国网通构成,原中国网通被完全并入中国网通公司。

这一轮改革应该是电信业打破垄断的数轮改革之后的一次调整,本身不是更往前推进。同时这一轮改革也说明一个问题,电信市场并不是数量多就有价值,事实上,在一个越来越成熟的电信市场,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,一个体量过小的运营商,实质上很难生存,也不用说真能形成什么竞争力了。小网通这样的运营商,最后都无法生存,什么运营商能有较大的生存机会?

这个过程中,铁通也面临了巨大的困难,数万名铁通员工悔不当初。铁通的经营非常艰难,资金、人才、技术、资源都是问题。最后,铁通的创始人彭朋也被突然解职,在失落中不久去世。有了小网通和铁通的例子,可以说所有那些原来打算进入电信行业的专网,都放弃了进入电信运营市场的打算,老老实实守自己的地盘算了。

这一轮改革调整,其实也给什么国外运营商和民营资本一个范例,要想进电信市场竞争,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,巨大的资金,很难有什么机会。这个全程全网的领域,在已经形成了几大运营商竞争的情况下,必须要凭规模,拼资金实力。中国本土运营商不是没有竞争力,而是竞争力异常强大。这也是在WTO之后,没有一定国外运营商敢于进入中国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电信改革的再调整:第五次重组

经过新一轮的改革之后,电信市场竞争更加激烈,这个过程中,由于工信部在王旭东任部长的这一段时间,对于电信业了解较少,不敢决策,大事只是拖,虽然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一直申请移动牌照,都被久拖不决。而中国移动抓住了中国移动通信高速度发展这个契机,迅速崛起。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为了争夺一部分移动市场,不得不上了技术上没有前途的小灵通,大量的资金投入到效率不高一个领域。几年时间,中国移动野蛮生长,最终在收入、利润、用户数都超过了其它几家运营商的总和。中国移动成为了一个新的巨头。而电信市场的资源却是极不平衡,中国联通拥有所有电信牌照。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没有移动牌照,在一个高速度增长领域失去了较大机会,中国移动没有固网牌照。这种情况下,中国网通和中国联通在经营上都面对较大困难。

经过这么多年数轮的电信改革,对于电信业改革和未来走向也让理论界与管制部门看清楚一些问题。电信业改革的方向,当然是打破垄断,促进竞争,通过竞争来降低价格,提升服务。但是打破垄断,不是增加运营商的数量,过多的增加运营商数量,一方面会形成重复建设,过度无序的竞争状态,同时在整个市场上,一些实力小、技术水平低、用户规模小的运营商,完全没有竞争能力,很容易被挤死。诸如吉通、小网通、铁通生存困难都说明,这些小运营商对于打破垄断、促进竞争没有帮助,而因为长期发展困难,资金难以为继,这些公司面临了倒闭,几万员工面临失业危险,容易引起重大社会问题。

研究全世界的情况,一个国家,一般三家运营商是一个最好的状态,既保证了竞争,同时也减少了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,而三家运营商在全国范围内,建设起高品质的全国性的网络,还可以保证高水平的服务。

第五次电信重组是在前几次基础上,对电信业改革后出现的情况进行全面总结后,再一次进行的调整。这次改革是把中国联通和中国网通合并,组建成新的中国联通,它的实力更加强大,中国铁通并入中国移动,一定程度上是让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中国铁通被解套。同时把中国联通的cdma网络卖给中国电信,中国卫通也并入中国电信集团。最后,中国电信业形成的体系是工信部担任承担管制职能,保证市场的公平竞争、保证互联互通、保证服务质量,同时也在寻求更多的办法,促进市场竞争。三家电信运营商,基本获得全业务牌照,三家运营商都基本拥有相同的资源。这样在市场上,三家运营商的资源相当,竞争能力相当。不会因为一家运营商过于弱小,无力展开竞争。

在3G发展中,把TD-SCDMA牌照发给了中国移动,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拿到WCDMA和cdma2000牌照,后两家运营商在市场中处于较为有利的地位,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发展迅速,中国移动的野蛮生长势头一定程度上受到抑制。到这个时候,中国电信业基本完成了打破垄断的过程。这个过程是先成立中国联通,再政企分开,然后是移动剥离,再多家运营商成立,在形成市场的格局情况下,根据竞争的情况,进行了更适合电信业发展和竞争格局的几次调整。

通过这些轮的电信改革,一个电信资源严重短缺,电信资费价格极高,电信服务质量偏低的垄断时代被我们抛在了身后。在打破垄断之后,今天中国已经完全不存在电信资源短缺,甚至一定程度上电信资源进入过剩的状态。电信改革十几年,电信资费价格在一路走低,价格竞争成为电信运营商之间竞争的一个基本手段,大量不合理收费逐渐取消。而电信服务水平有了很大提升,今天中国电信运营商的网络是世界上最好的精品网,在世界大国中,可以说网络覆盖是最好的,不仅在城市,而且广大农村地区和偏远落后地区都实现了覆盖,上门服务、社区服务、服务反应速度,和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相比,都是很好的。这一切都是打破垄断,促进竞争的结果。

今天,所有说电信业垄断,是完全不了解中国通信业发展历程,不了解中国电信业打破垄断付出的努力与代价,也不顾这些年电信业改革的事实。基本上是属于睁了眼睛说瞎话,为的是煽动,通过煽动博取眼球,从而得到利益。

几个经常出现的愚蠢的问题

1.几家运营商都归国资委管,怎么不是垄断?确实,中国的几家电信运营商现在都归国资委管。因为这些资产本来就是国有资产,这些资产要在政企分开后,不再归主管的政府机构管理,政府机构真正成为管制者,而不是既是出资人,又是管理者。这是一个巨大进步,如果像邮电部一样,既是管理者,又是出资人,才是不正常。所有的国资被划归国资委管,但是国资委是一个出资人,它要做的不是行业管制,它就是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。说白了,就是给运营商下任务,让其赚钱。而工信部才要进行行业管制,力图保证一个相对均衡、公平合理的竞争环境,一定程度上,国资委和工信部是有矛盾的,这样一个出资人和行业管制分开的格局,不但不是垄断,反而促进了竞争。每家运营商要完成收入、市场份额、利润的任务,不得不拼命,而国资委并没有办法影响行业管制的政策。

国资委是三家运营商的出资人,不但没有搞出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,其实是任务和指标压得三家运营商喘不过来气,让竞争变得非常惨烈。

2.三家运营商领导都可以互换,怎么不是垄断。确实,电信运营商出现过三家领导互换的情况,最近一次不久前才发生。这是因为作为国企高管,为了防止长时间在一个地方工作,产生腐败的利益链,所以需要轮岗。对于这些电信运营商的领导而言,他们其实是职业经理人,而不是企业的所有者,所以他们根本不存在对某个企业和感情和忠诚度,在哪个企业就是为哪个企业工作,为哪个企业说话。在哪个企业都要为完成指标而拼命,根本不存在因为曾经在某个企业工作过,对其手下留情,不再进行市场竞争。我们都知道,王建宙曾经是中国联通的领导,他被调整到中国移动担任领导时,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从联通出来的,我们要在竞争中对联通手下留情。事实上,他到了中国移动很快提出了大象快跑,不但希望中国移动要发展,而且要高速度发展,此后,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的程度,很快中国移动在用户数、市场规模、收入、利润上成为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总和。中国联通在面对中国移动的竞争中面临了很大困难。

领导人互换,并不是某些人想象的,大家风水轮流转,都在岗位上对付事,而是因为对于过去的企业了解深刻,在竞争上打的对方更狠、更准。职业经理人的思维,是不会让这些领导人对某个企业有感情和忠诚度的。

3.外国运营商来了,中国运营商就要死。有这种想法的人,基本是猪脑子。WTO规定国外运营商是可以进入中国市场的,但是从来没有一家国外运营商申请进入中国市场,包括谋求和中国运营商合资。在铁通公司面临较大困难的情况下,如果有国外运营商愿意进入中国市场,可以给铁通注资,进入中国市场嘛,事实上没有一家。

因为要在中国这个竞争已经非常激烈的市场上有机会,必须要巨大投入,如果在中国投一张网络,没有3000亿到5000亿资金,是不可能建设一张成熟的网络,而且这张网络还需要运营。中国几家主导运营商,除了把它完全拆掉,现在的竞争能力基本上已经关闭了其它运营商的生存空间。从这么多年改革开放的尖兵中国联通的艰难历程,小网通最后失败,以及铁通的困难,国内曾经的专网运营商和国外的电信运营商都得出一个结论,中国的市场竞争太残酷了,我们玩不了。所以铁通之后,那些曾经蠢蠢欲动的专网运营商,完全放弃了提供公共服务的打算。国外运营商曾经也有找我做过咨询,聊过中国市场的情况,但是这些运营商通过评估,都放弃了进入中国市场的想法,不是中国不让他们来,而是他们知道他们根本不是中国运营商的对手。要说不是中国企业的对手,这件事,不是那些没敢进入中国市场的电信运营商。设备制造商,曾经纵横中国,手机厂商曾经狂扫中国,现在还有多大市场份额?这是中国政府打压的?在竞争的环境中,国外企业很难和中国企业竞争的,中国人真是太努力了,太勤奋了,也有聪明和胆识。曾经非常强大的都不行了,根本没有来的,哪里敢来?

那些臆想国外企业来了,中国企业就不行了,是身体进了21世纪,脑子还在20年前,完全不知道现在大势是什么。

总结

中国通信业曾经确实经历过垄断,通信资源短缺、质次价高,服务低下。近二十年来,在中国政府的推动下,从成立新运营商、政企分开、拆分有实力的运营商。数轮电信改革,已经创造了一个竞争的市场格局。有些人动辄就是AT&T被拆分,这好像是世界上打破垄断最经典的例子,但是中国电信被剥离移动业务,被南北拆分,被长期不发移动牌照,这些远比拆分AT&T坚决。这些在眼前的事,被完全忽视了。而且,美国的电信业专业人士在研究AT&T被拆分上,一个主流的意见是FCC是做了一件错事,拆分之后,美国没有一张全面覆盖的网络,导致服务差,覆盖差,消费者受到很大损害。最后AT&T又通过收购,再重新形成一个全国性的网络,事实上是完全否定了管制机构的拆分。

电信业是一个全程全网的体系,同时也是一个自然垄断的产业,没有一个国家,在一个城市有多家运营商竞争的,一个城市三家运营商,是一个基本模式,其它都是无足轻重的,完全没有影响的运营商。如果说中国,现在是一个城市除了三家主导运营商,还有十几家虚拟运营商,你会认为它们有竞争力?所以以运营商个数来得出垄断结论,是无知和愚蠢的。今天中国因打破垄断和促进竞争的改革,已经是一个竞争很惨烈的市场,消费者也是在这个竞争过程中得益的。

中国电信业不是没有问题,而是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,但是它的根本问题已经不是垄断。那些只知道说垄断,都是无知的微博经济学家、主持人,想说,又不知道说什么,只好说点最简单的词来煽动民众。关于电信业的问题,我另文阐述。


上一篇: 中国手机厂商凭什么击溃日本手机业
下一篇:流量不清零后流量“跑”得快了?

评论

Good.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.

发表评论